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研究> 风水研究专栏> 正文

快速联系

风水研究专栏

风水业协会是堪舆研究与实践应用科研信息平台

老昆明:三面湖光抱廓四面山势锁烟霞

分享到:
来源:中国社科院      作者:佚名           2021-06-04
字号:T|T
老昆明:三面湖光抱廓四面山势锁烟霞

《尚书》记载,公元前1025年,周成王想将都城由丰京迁到洛邑,便派周公先到洛邑占卜和踏勘,选定城址。周公卜千黄河北黎水上(今河南浚县东北),不吉;便卜涧水东、瀍水西,惟近洛邑有吉兆;又卜瀍水东,也惟洛邑有吉兆。于是绘制地图呈献给周成王,并以此为依据筑周城和王城。这幅地图后来被尊为《洛邑图》,是见于文字记载的最早的城市地图,现已亡佚。由此可见,古代选定城址和设计城市,是要占卜也就是看风水的,占卜所得而绘制的地图,必定要反映有关这个城市的风水思想。于是,当古城旧貌今难寻时,珍稀的古地图却能让我们看到中国古代城市的风水表现。

根据风水的理论,城市的选址和营造最最重要的就是选择一个吉祥安全的地方。这个吉祥安全的评价标准,包含了对地形、水流和方位的要求。地形,多是选择马蹄形的隐蔽地形,以马蹄形的山丘为靠背,前能临水,而且要寻找最吉祥的地点——风水穴来落址。风水穴一般位于山脊当中主山峰的山脚下。在所有环绕风水穴的山体中,被称作“四神砂”的最为重要,它们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及玄武,位于东、西、南、北四个方位。至于水,吉祥地本身必须是干燥的,但距其不远处应有曲折环抱的水流淌。方位、一般来说是向阳方向,朝南最佳。那么在古地图里这些风水原则是不是都得到了充分体现呢?

我曾多年研究古地图,在泛黄的旧纸堆里揣摩古人的心思。在清代《云南府志》中有一幅《云南府属舆地总图》,这幅图描绘的是当时云南府城所在地,也就是现在昆明市老城区范围,从中能否看出古代昆明城的风水大势呢?

这是一幅比较粗略的景观地图。雉蝶状符号绘制的城墙,把古老的昆明城围合成一个近似正方形的封闭空间。城外群山环绕,河水蜿蜒。在城南,浩瀚的滇池交汇融合,形成外环的封闭空间。果然是风水选址注重的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坐北朝南之宝地:

北边有长虫山,来势若鸾停鹄立,它就是昆明的主山。此山向南逐级而下,依次为商山、螺峰山、五华山、祖遍山,如玄武垂首,包容有情,端丽尊贵,安泰吉祥,昆明城就建在它最为关照的明堂点穴之位。至此,我们已经窥见当年城市选址营造的匠心之始。东边,由北向南是鹦鹉山、金马山等峰峦重叠,逶迤绵互,如长龙蜿蜒游动,环抱明堂,此乃青龙。西边,由北向南是妙高山、玉案山(就是现在有名的棋盘山)、进耳山(也被称作笔架山)、碧鸡山、太华山、罗汉山等,连峰度脉暗藏深壑,秀峻挺拔苍崖万丈。南边,滇池水满盈野,荻苇蔽天,绿杨铺岸,渔火隐隐,江空月明,与北、东、西三面群山、重重朝案形成绝妙对景,此乃天造地设之佳境!难怪诸多文杰瞻峦嘘唏,赞颂昆明“三面湖光抱城廓,四面山势锁烟霞。滇池岸边浑如锦、春城四季满鲜花”。

除此之外、风水中还有一个对于城市或区城至关重要的概念——水口,在这幅图中有没有体现呢?让我们来看其山水格局。

东边、有两条主要河流——金汁河和盘龙江,蜿蜒回旋,平行而下,南流注入滇池。这是流自青龙的水,为阳水。盘龙江到了城东南官渡一带折向西为玉带河,然后又分一支西流为永畅河,进而折向北与护城河相通。

西边有白虎之玉案山水、进耳山水等,皆东南与滇池相通,这是阴水。东边金马山处,北来之水遇山东折,回环之后,继续向南向东流向平坦宽阔的城南,直至汇注滇池。山顶建有—塔。看来,这就是昆明的上水口了,它处于八卦“强位”,为吉方。中国古代很多城市的水口都位于此方位。西边碧鸡山如一把锁钥,似欲扼住西北而去之水,这里就是昆明的下水口。风水上讲,上下水口,合为天门地户,左右着城市的财运。城四周诸山左旋自西而南而东,诸水右旋自东而南而西,志书上说,此乃阴阳互根,点出了昆明城的风水大势。

水口被认为是一个象征城市的生命源泉,古往今来,人们竭力美化它,讴歌它,修建塔寺崇拜它。我们在图上看到,东边的金马山上就建有金马寺塔。与它隔水相望,滇池西岸的碧鸡山上又筑有碧鸡关,双双夹峙,气宇轩昂。有清人赵拱的诗《望昆明池》为证:

巨浸东南是古滇,茫茫池水势吞天。

碧鸡莫渡栖平岭,金马难行繁野田。

塔秀近扶双寺月,城高遥锁百族烟。

炎风盼得昆明到,何日开襟向北旋。

乾隆年间道士孙髯翁的《大观楼长联》也描绘了昆明城的风水意象:“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帧,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篙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

这里形容东边的金马山像奔腾的神驹,西面的碧鸡山像灵动的飞鸟,北边的长虫山像起伏蠕动的长蛇,南面的白鹤山偎依碧水,像羽毛白洁的仙鹤翩翩起舞,正是一幅吉祥如意的风水图画啊!古老的昆明,就是在这样一个安宁吉祥的环境中、在无数代人对其山川形势的赞美讴歌中发育和成长。一幅地图,它没有绘制详细的道路、屋舍,也没有标明具体的里程,甚至地物的相对位置、大小形状都大有偏讹,但它却如此有用。古人不仅据它选址造城,而且还赋予它强烈的感情色彩,这种感情色彩就是对地方最美好最重要的地物的依恋和美化。这种依恋和美化,尽管地图的方寸如此狭小,地图的容量如此有限,地图的绘制如此粗陋,但它也从未被忽略过,并且世代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