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研究> 实践应用经验> 正文

快速联系

实践应用经验

风水业协会是堪舆研究与实践应用科研信息平台

王博:《周易》讲了什么

分享到:
来源:周易参考       作者:王博           2021-04-12
字号:T|T
王博:《周易》讲了什么

周易说了什么?相信很多人谈到《周易》,一定会想到算卦。这本书最初就是算卦的书。算卦的实质,是相信有一种力量在支配和决定着人的世界,这个力量可以称之为天,或者鬼神,或者其他。算卦是想要了解这种力量以一种什么方式来行为。

如果仅知道《周易》是一本算卦的书,那就太不够了。《周易》是把天和鬼神理性化了的。在《周易》的世界里,天和鬼神并不是不可把握的存在,而是变成了一种道理,这种道理通过阴阳和其他东西可以表现出来。

周易首先告诉人们的,是“三才”的世界观。“三才”即天、地、人。在周易看来,世界是立体的,这个世界是人在天地之间的一种生存。有时候,我也会把这个世界观看成是:人在天地之间求生存。人的命运,就是在天和地的夹缝之间来寻求生存的。

大家看“王”这个字,很简单的,三个横一个竖。按汉代人解释,意义很伟大:最上面这一横,代表是天;中间一横代表人;最下面一横指的是地;中间这一竖,代表天地人的贯通。我们写王的时候,中间这一横一定是短的,这就是人对自己的觉悟——在天地的面前,人什么都不是,不应该有那种很了不起的想法。

相类似的理解,在很多地方都有体现。如每个人的头部都可以看成是一个世界,额头称为天庭,下巴是地阁,之所以称上唇正中凹下的部分为人中,指的就是人在天地之中的意思。人们常说鼻梁丰隆是吉相,就是把鼻梁看成是“王”字中的一竖。

依照这种理解,人要想有更好的生存,应该怎么样?显然他不仅要处理好人与人的关系,还必须处理好人和天地的关系。

我们来看《周易》六十四卦中的第一卦——乾卦。共有六爻,下面的两爻代表地,中间两爻代表人,上面的两爻代表天。在《周易》里面,中间的两爻是最凶险的位置,也就是人的位置,因为人在天地夹缝之间生存,是很无奈的。人们在世上生存,感到更多的是一种天和地的压迫,天地带给人们一种生存艰难的感觉。《周易》里面最好的位置是二和五,二属于地,五属于天,并不属于人。在周易看来,最怕是三和四。三爻很危险,因为上不在天、下不在田,好比在夜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一个人,领导不喜欢,下属不喜欢,同事也不喜欢,就可以说是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这应该是一个很悲惨的生命。因此,《周易》特别要求,人必须要去了解天地到底是什么,在了解的基础上,达成“天人合一”。

《周易》说过一段非常精彩的话,我常常要求同学们背下来。“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各位,这样一个人是怎样的一个人,这样一个人该是我们一般讲的顶天立地的人。这样的追求是很高的追求,人们经常说要顶天立地,基本上是顶不到天的,如此“大人者”是很难实现的。不过没有关系,至少这是一个方向,告诉我们如果人要很好的生活,就要处理好与天地的关系,处理好人与人的关系。这就是《周易》的世界观。

《周易》有时候讲起来比较困难,因为它是一个象的世界。中国人经常讲气象,看人的气质,看人的内心表现在形体的象。

《周易》中的象,讲的是整个世界的生存结构。在《周易》看来,这个世界就是一个象的世界,就是它们所象征的背后那些各种各样的现象。

《周易》的内容,可以简说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代表:一个中心就是象;两个基本点,一个是文字,一个是意义;三个代表就是天、地、人。其中,象是核心,它体现着文字背后的意义。

《周易》的象大概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六十四卦,另一类是八卦,第三类是爻。我们讲八卦,乾是天、坤是地、震是雷、艮是山、离是火、坎是水、兑是泽、巽是风。八卦的卦象不就是一个世界吗?说爻,阳爻阴爻,就是这两个小玩意,组合成八卦、六十四卦,错综复杂,万变不离其宗,所有的卦象都是阳爻和阴爻不同方式的组合。这让我觉得交朋友是很重要的。你看,就这么两类人,不同的组合就决定了不同的结果。《周易》的卦象如果细细研究起来,是非常有魅力的。

先来看这个卦象。它很特别的,中间是四个阳爻,这个卦象叫大过卦。为什么叫“大过”,就是说太过分了。如果把阳爻和阴爻比成男孩和女孩,你看,这是两个女孩把四个男孩给绑架了,是不是太过分了?或者是六个人去爬山,四个男孩在中间,被两个女孩保护着,是不是很过分?

再随便取一卦,也是很有趣的。大家可以感受到,经典其实是非常鲜活的。本卦是一个阴爻,上面有五个阳爻,你可以看成是一个女人扛起了整个世界。这个卦象叫姤卦,说这个女人太壮了,千万不要娶她。但是如果反过来,下面一个阳爻,上面五个阴爻,这个卦叫复卦,“出入无疾,朋来无咎”,通泰吉利。《周易》的世界里多少是有些重男轻女。

再画一个非常重要的卦,卦的名字是谦虚的“谦”。谦卦是五个阴爻,当中一个阳爻。六十四卦是两个八卦的组合,谦卦下面是八卦中的艮卦,上面的是坤卦。艮是山,坤是地,山跑到地的下面去了,地中有山,不是因为谦虚是因为什么呢?这就是我们古人的解读。同时我们也可领会到,谦虚不是什么人都要具备的——谦虚要有资本,前提为你已经是座山,如果你不是山的话,更重要的应该昂起头。

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卦象名为“咸”。下艮、上兑。艮是山,兑是泽。八卦是可以看成一个大家庭的,有父母和六个子女,乾是父亲,坤是母亲,震是长子,艮是少男,兑是少女。如此理解,咸卦是少男和少女的对应,是山和水组合。“咸”就是“感”,红楼梦里贾宝玉第一次见到林黛玉就说这个妹子以前见过,这就是“感”。这是表示爱情的一卦。属于人的爱情总是短暂的,但是属于山和水的爱情是永恒的,没有水的山缺乏灵性,没有山的水没有依靠,这是大自然的爱情。爱情是动的,感就是感动。

最后一个例子,有一个成语叫“否极泰来”,泰卦和否卦是什么样?如果上面是坤卦,下面是乾卦,为“泰”;上面是乾卦下面是坤卦,为“否”。我们知道乾是天,坤是地,地在天的上面为“泰”,是不是搞反了?理解后会感到很简单:当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天尊地卑的世界时,其实那是一个死气沉沉的世界,在上的永远在上,在下的永远在下,这个世界是没有生机和创造力的,所以为“否”。就好比一个领导高高在上,看不到一个真正的世界,老百姓仅仅就是老百姓,这个世界就不和谐。天在下面,地在上面,领导深入到群众之间,这个时候,才有一种真正的沟通,所以“天地交泰”。

在周易里面,文字是次要的,象是比语言更可靠的东西,因为象是通天的,象是沟通天和人的中介。

学《周易》不能不讲阴阳。上面说过,整个六十四卦的卦象,最后归结起来无非就是阴阳二爻。

《周易》的“易”字,有三个含义:第一个是“简易”,第二个是“变易”,第三个是“不易”。什么是简易?《周易》告诉我们,世界尽管是错综复杂的,归根到底是很简单的——这个世界就是昼夜,就是天地,就是男女,就是阴阳,很简单的一个东西。所以,阴阳实际上代表着《周易》对世界的理解。

在周易看来,这个世界是两片的,这个世界都是阴阳来成就的。就好像上次是母亲节,这次是父亲节。每个生命都是有阴阳的,就好像在我父亲面前,我就是阴,我是他儿子;在我女儿面前,我就是阳,我是她父亲。这就是周易看世界的方式,整个世界就好比卦象,六十四卦的卦象除了两卦外都是既有阳又有阴,是由阴阳组成的世界。

乾坤两卦,分别是纯阳和纯阴,两个纯粹的东西,并不是真的存在,世界上是没有纯阳和纯阴的。《周易》讲一阴一阳,不是绝对的阴阳两片。阴阳之间必须斗个你死我活,不是周易,周易需要的是一种阴阳的秩序与和谐。那是一个阴阳共享的世界,是一个男人和女人共享的世界,是一个有权力的人和没有权力的人共享的世界。当然,共享不代表着就是一边一半,而是有主有从。

周易看吉凶,最大的依据就是看阴阳的关系。如果是阳主阴从,一般为吉;阴主阳从,一般都是不吉利。周易讲婚姻,长男和少女的组合,上兑下震这一卦叫“随”,男主女从,不管你到什么地方去,我都跟着你。如果换过来,如果是一个大姐姐领导着一个小弟弟,也有一卦,上艮下巽叫“蛊”。女性有可能会主导男性,所以周易用“蛊”来警示这可能是秩序的破坏。

《周易》讲乾,为“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讲坤,是“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这就是秩序,阴阳的秩序。一个两片的世界,不是绝缘的两个东西,统一在一个共同体里。

“太和”这个词,最早出自《周易》,很多人熟悉这个词可能是因为故宫里的太和殿。前面说过了,故宫里的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名字都与《周易》有关系。现在提醒各位,在这六个名字里,包含着《周易》的核心价值,就是和谐。

这六个名字,不仅讲出了“和谐”这个核心价值,而且还讲出了通往和谐的道路,就是要沟通。乾清宫和坤宁宫之间,是交泰殿,真正的和谐正是建立在“天地交泰”的基础之上,没有沟通就没有和谐,表面的和谐是伪和谐。

在此特别向大家提一下宋朝哲学家张载的四句话,他说:“有象斯有对,对必反其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第四句话是最要紧的,这句话讲的是一个世界观。这个世界观,就是一个“太和”的世界观。不是不要矛盾、不要对立,不是这样的,所有矛盾对立紧张都在,但所有紧张通向和谐。讲对立、讲差异,讲冲突,最后归于和谐。

有的世界观是主张“仇必仇到底”的,一辈子都要仇。但一辈子生活在仇恨里是不可能幸福的。在这样的世界观里,这个世界是一个你死我活的世界。但在《周易》的世界观里,“太和”的世界观里,这是一个鸢飞鱼跃的世界,相互之间并不妨碍。

周易为人们提供了两个重要的原则,即面对很多关系时,要注意定位和流形。定位就是某种固定的秩序,君是君,臣是臣等等,但是不能仅仅停留在这个固定的秩序上,流形就是秩序的某些松动,这个松动体现为虽然君是君来臣是臣,但也不能每天臣都跪在君的面前。如果世界的秩序只有定位而没有流形,人们就将面临一种根本的大流形,这种流形就可能是乾坤大挪移,曾经的君变成臣。如《诗经》中所言,“高岸为谷,深谷为陵”。沧海变成了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