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堪舆大观> 玄门轶事> 正文

快速联系

玄门轶事

风水业协会是堪舆研究与实践应用科研信息平台

江西点血术

分享到:
来源:中国风水业协会           2021-04-12
字号:T|T
江西点血术


据传,在江西有“点血术”,俗称“五百钱”,又称“五把钳”的功夫。据资料记载,“五百钱”传承于清代康熙年间武当内家的字门拳八法拳宗师余克让。而在江西境内,后来分为丰城、清江(今樟树市)、高安三支,手法也各有偏重。如樟树一支偏重于手上巧妙,讲究一手死又一手生,能下能收;而丰城一支则偏重于手上功夫,只求下手伤人,不“留手”回生。丰城“五百钱”之所以名声大,也是因为“小手”伤人的原因,被丰城民间视其为“瘟神”。由于杀伤力大,为了保秘和避嫌,丰城的练家视其为传家宝,往往是父子或嫡亲相传,传男不传女,外人很难学到。

“五百钱”在丰城民间被称为“小手”,可杀人于无形。这门武功取人有三妙:其一,伤人无形无象,伤人多是以与人排解纠纷,借火问路,嬉笑玩闹,称兄道弟等看似无意,实为有意之际下手,让人难以防备。其二,伤人后开始往往没有什么感觉,事后发作,好像得了病一样,找不到原因,易误诊误治而死伤。其三,人死无伤无迹,只有高手才能看出病根,及时对症施治才能保命。

丰城人称精通“五百钱”的武师为“打师”或“老座”,旧时练习者主要分布在小港、荣塘、孙渡、拖船及河西圳头等地。民间对其描述十分传神,“五百钱”打师可在与对方进行轻度肢体接触(如看似平常的拍肩、摸腰、扶肘、抚背等)动作中“下码子”,或利用石子、瓦片甚至用手指击发的指气进行点穴,被下中“码子”者有时当场昏厥甚至毙命,也可在一时半刻、一天两天或者三五个月后发作,非死即残,手法更为隐蔽。“解码子”者也非“五百钱”高手莫办,但有时下的是“死手”则无药可救。

有关“五把钳”的民间传说

“五把钳”流传很久,在丰城市、万载黄茅乡、萍乡市上粟区、上高县、宜春一带,一直有流传,从丰城人至今流传着的一些习俗中似乎可以印证,比如:丰城老辈人不允许别人随便拍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拍肩膀、后背之类的亲昵动作,容易引起对方的警惕和反感,因为怕稍不注意被仇家下毒手。因为“五把钳”会在不经意间就被下在仇家身上,被“点血”者,会在不同时间或吐血或面黄肌瘦而很快死亡。

练此功者非常熟悉身体里气血运行的规律,通过下手的时辰,穴位,手法,力度达到让对方在几小时甚至几天后残废或死亡的目的。下手时又可以在对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点穴,并让对方丝毫都没有被点的感觉。在假装与对方套近乎拍肩膀时下手是他们最常用的伎俩。被点的人会在一段时间后突然出现不明原因的头晕,身体不适,很想躺下,躺下后不久开始吐血,一旦出现以上症状不死也废了。

目前医院是查不出死亡原因的,很多人也不知道自己被点了,被点穴与开始吐血也相隔了很长时间(这段时间内被点人是很正常没有任何症状的)。基于上述原因他们目前是很难被绳之以法的。

“五把钳”功夫高手点过以后是没有感觉的,要等到发作,有的一身不能动,有的是吐血。医院查不出来,只有找会的人查出来,被点的地方会显出三个手指头。功夫不好的,会有震颤感或当场出现大的症状。会这门功夫的人一般是不会让别人知道的,被知道了的,在农村很惨,全家被孤立,生活圈子边缘化。当时五百钱盛传的时候,大部分人和别人打招呼的时候,没人敢随便拍、摸肩膀、腰背的。当年有把这门功夫练的特别深的人,手指发劲连续摸烂了五百个铜钱,所以把这门功夫称之为五百钱。又有说“五百钱”在江西本地的发音,听着是“五把钳”,为什么叫五百钱,是因为拜师学这个的要交五百个钱。

从前“点血”的功夫是不能随便传人的,师傅对要传授的人必须经过严格的考察,必须是品行端正、且脾气温和的人才可以得到传授。因为一旦徒弟在外面犯下错误,就会有行内的高手一直惩罚到师傅,那是一种寻仇式的暗害,充满传奇色彩。被惩罚和施与惩罚的人往往从未相识,这导致事情的突然发生,往往决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或一人倒下一人悄然离去;或两人双双死在当地。而旁人一般都感觉不到决斗的痕迹。也许是古代传下来的行内的规矩,也使得这种恐怖的功夫有了一种无形的正义的约束。

在江西,初学者都是秘密的。学会理论或基本功夫以后,就要试手,试手是严禁在人体上进行的。一般是用鸡、鸭、鸽子之类的小动物。

图片

传说和现状

过去有“徒弟访师傅三年,师傅访徒弟三年”的说法,这说明在漫长的历史中,人们对“点血”这门功夫的传承是非常谨慎的。自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一切向钱看,很多朴实可靠的道德约束开始动摇。“点血”技术也作为一种牟利的方法被一些胆大妄为的师傅收钱随意传授,很多品行不端者或身负仇怨者,都可以轻易学到此功。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很多故事,现讲述其中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是:八十年代初有一个在外做生意的年轻人,慕名到丰城的小港一个公开收徒的师傅那里学“点血”,功成以后从赣江大堤走路回家,一路非常兴奋,一想到自己从此就拥有了传说中的绝技,可以对任何仇人施与不着痕迹的报复。可以惩罚任何仗势欺人的人就飘然若仙。但是,他还从未在人身上试验过,不知道是不是灵验。将信将疑中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满头白发的驼背老者提着篮子蹒跚而来。年轻人想,这老人总该八九十岁了,如果死了也不算遗憾。正盘算着,老人家突然一个趔趄,像要摔倒,年轻人一看机会来啦,上前一步伸手扶起老人顺手向老人的血头点去,直见那白发老人漫不经心的拂开年轻人的手说“不用你扶!”站起来,佝偻着腰继续慢慢前进。

那年轻人知道不对头,不敢做声,低着头默默的跟在老头后面一直走了很久,老头忽然回过头来眯缝着眼对年轻人说:“学点血是惩恶扬善的,而且从来不许用人来试手,看你的手法不过是初学,这么狠毒,本来就此除去,免去一害,但是我老了,希望积德,三天以后的晚上十点钟以前到XX乡村来找我,超过十点就不要来啦!”年轻人本想再说什么,但看着老人坚定的神情,只好沮丧的回家。

第二天就开始卧床不起,第三天开始大口吐血,家里人终于知道事情原委以后,虽然恨这个年轻人心事歹毒,但还是立即抬着他跋涉去乡下寻那位老者,一直找到很晚,当终于打听到那个老人的住址而且到达门外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任怎么敲门都无人应声,全家人嚎啕大哭,那个因一念之差而取祸的年轻人吐血而亡!